古交首页 政务 社会 纵横 关注 文明 出行 曝光 理财 房产  
高清图片 民生 文化 体育 经济 财富 健康 消费  
首页>> 健康 >>正文
为“田文昌”辩护——从“刘涌之死”说起演讲范文
2019-05-14 22:08:00  来源:人民网 
为“田文昌”辩护——从“刘涌之死”说起演讲范文

class="">为“田文昌”辩护

——从“刘涌之死”说起

作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梁剑兵

刘涌死了,关于刘涌一案的“网愤”暂告平息。

但是,另一种“愤怒”又随之而起。这次,愤怒的对象是号称“天下第一辩护高手”的京都大律师田文昌,还捎带上了14位法学家。按照某些网友的“声讨檄文”,此15人的罪名主要有:“败类”、“罪人”、“黑社会的帮凶”、“倒掉的法学家!”……等等。

看到这种愤怒,本人心里实在有些不爽。于是,想在这里写一些为“田文昌”辩护的文字,随大家反驳或者支持吧。

开辩之先,声明两点:

一、我所辩护的对象,是加引号的“田文昌”。

这个引号,我有如下的讲究:一来,不是指田文昌一个人,而是包括田大律师在内的15个人。二来,我所要辩护的对象,不是人本身,而是该15人的行为。三来,“田文昌”更指一种需要为之辩护的观念和思想。

二、我辩护的基本立场,是客观主义的。

首先,我理解、也同情网友对“田文昌”的愤怒,因为我也有过和大家相同的、追求正义的一般性的情感。

但是,我更为这种“愤怒”的深处所体现的“盲目的正义情感”感到恐慌。害怕这种非理性的情感最终会演变成为“多数人的暴力”,乃至于毁坏法治,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我们不应该忘记。而这种恐慌,便是驱使我写这些文字的最主要的内心驱动力。

其次,我虽然赞成“田文昌”的行为,以及那行为背后的思想。但是我不赞成他们表达自己思想时所使用的语言和方式以及场合。因为,当羊披上了作为形式的“狼皮”的时候,是很容易被误认为狼的。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第一个观点,我不赞成个别网友对“田文昌”的那种愤慨。

鲁迅有话:辱骂不是战斗。

国人在表达义愤的时候,往往不喜欢用理性和科学的方法分析被指责者在行为上的错处,而是采取“撕掉他的画皮”之方法,贬损其人格、侮辱其人身或者尊亲属,这实在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陋习。

法学家在我国科学家中的地位向来不高,且背负着设计国家法治蓝图的重任,其所追求的是国家和社会的繁荣与进步。即使,其行为不当,也应理性分析和批评,进行是否正当与合理的评价。辱之骂之,再施以“黑社会的帮凶”之罪名,然后幸灾乐祸于法学家的“倒掉”,这样,在口舌上倒是痛快了,却会导致老百姓对法学家盲目的痛恨,进而发生连锁反应,更痛恨法学家所代表的先进思想,视其思想如洪水猛兽。想当年,戊戌变法的六君子在菜市口被砍头的时候,京城百姓万人空巷齐声唾骂,乃至于改革家人头落地,百姓万众欢呼,腐败颟顸的慈禧太后的威望达到颠峰。此中教训,我们还不应当记取吗?

第二个观点,制度和规矩比什么都重要。

网友所集中火力猛烈攻击的,是“田文昌”的“程序正义论”和“维护人权论”。

这两个东西,是在我国实现法治社会的的两件工具。说起它的大道理来,稍微具有法学常识的人都得承认那是好东西。可是,如果这样的好东西被刘涌这样的“坏蛋”所用,国人便会觉得,好象两朵美丽无比的鲜花插到了一堆恶臭无比的牛粪上,又好似珍贵如黄金的盘尼西林没有被用来诊治英勇杀敌的战士,反而被用在了敌方士兵的身上,由此所产生的愤怒——对那医生或者是盘尼西林本身的愤怒——随你拿什么辞藻来比喻都不会过分的。这种愤怒,在一边倒的舆论的推动之下,恰如被狂风推着乱跑的波涛,劈头盖脸的向“田文昌”席卷过去。

面对这种愤怒,法学家门没有及时的变换表达思想的用语,对先进的好东西作出合理的解释与说明,反而举起了一面更容易被舆论和民众误解的盾牌进行抵抗,那就是“坏蛋也有人权”。鄙人认为,这句话就是那张“披在羊身上的狼皮”了!须要知道,这句话如果在美国或者其他西方文化占主导地位的社会里说,也许多数人都会投赞成票,或无所谓。但是,在不具有理性和科学传统的中国社会讲出来,十个人倒会有九个人想去唾胆敢讲这话的人一脸口水,信不信由你……

近代以来,中国的事情老是办不好,社会动荡、官僚腐败、百姓潦倒,最大、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什么都可以很重要,惟独制度和规矩不重要。制度也罢规矩也罢,就象个受气的小媳妇,不论是谁都可以利用她、欺负她,都可以****她或者拿她做遮羞布或者挡箭牌。当规矩合乎自己利益和心思的时候,谁都高举着规矩的大旗,把规矩抬举到九天之上。当规矩不合乎自己的利益和心思的时候,谁都可以把规矩踩到自己脚下的污泥里,或者打进18层地狱。官员固然会这么做,老百姓也不例外,只是苦了那些坚持规矩痴心不改的个别人去当照镜子的猪八戒。

其实,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人权就是人所享有的法律上的权利,从制度和规矩的角度来看,人权就是凡是人都无一例外可以平等享有的权利,而不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比如刘涌,即使罪大该死,我们也没有道理将他千刀万剐,而是注射毒药取他性命,这实际上也是刘涌所享有的一种人权。咱们国家的法律,从来都没有说过“法律面前好人平等”这样的话。咱们的法律是这样说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里的“人人”,是不分好人坏人的。任何被怀疑犯罪的人,不管他(或者她)是不是好人或者坏人,都享有同样的、不受刑讯逼供的人权,——这,就是咱们国家法律上的规矩。所以,羊就是羊,不管它披着什么皮,都不影响羊的本质,这才是正理。

问题的关键在于,要让老百姓知道,法律和制度永远是咱们最重要的规矩。我们不能因为反感刘涌这个人,就坏了咱们的规矩,规矩才是头等重要的事情!刘涌死不死是小事,规矩不能被破坏才是大事情。如果说,因为一个刘涌,就可以毁坏国家的法度和规矩,就好比是为打死一只老鼠而砸坏了瓷器店里的所有瓷器一样,那就太不值得啦!

第三个观点,律师是个挑夫。

田文昌(这个田文昌没有加引号,说的便是田大律师本人了),曾经提出一个问题:律师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窃以为,田大律师这问题问的真有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意思,值得咱们大家伙好好的考虑考虑。

从历史上看,打从咱们国家有律师的那一天起,在众人的眼里,律师似乎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我国律师的祖师爷,名叫士荣,是春秋时卫国的一个大夫。公元前632年,卫国的统治者卫侯和他的侄子打官司,侄子控告叔叔谋杀叔武,卫侯派他的属下士荣先生做自己的辩护律师。承办此案的“法官”是当时的超级大国晋国的国君晋文公先生。审理的结果,卫侯输了官司,被晋文公先生砍了脑袋,同时被砍脑袋的,还有士荣先生。杀士荣先生的理由很简单:为坏蛋辩护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起杀了算啦。

2500多年后,公元1957年,反右运动,每个单位发几个右派名额供大家“选举”,其比例大体是5%(因为毛主席说:95%的干部和群众都是好人)。当右派名额发放到律师行业的时候,5%的比例变成了100%。结果,当时咱们国家的大概两千多位律师,不分男女老少,无一漏网,通通被戴上右派的帽子,批发到了监狱。理由也很简单:为阶级敌人辩护的人不当右派谁当右派!?

又过了20多年,1983年,我也做律师,在法庭上做辩护人,公诉人辩论不过鄙人时,经常使出“杀手锏”质问我:你为什么要为阶级敌人辩护?你为什么和坏人合穿一条裤子?对这种质问,我无法回答,并且噤若寒蝉。

再过20年,XX年,我还是律师,也给大学生上课。课间,经常有莘莘学子递纸条问我:老师,您为罪大恶极的罪犯辩护,为他开脱罪责,你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吗?面对他们的质问,我也做若干的解释,但总不能使自己的学生消除那清澈如水眼睛里狐疑的目光……

如果大家都一直这么看待律师,那咱们国家的律师还有活路吗?

其实,我觉得,律师就象是一个挑夫,一头挑着他的服务对象的合法权益,一头挑着咱们国家的制度和规矩。

从前一头看,国家的规矩要求律师只能为被怀疑犯罪的人进行辩解,如果田大律师在法庭上不但不为刘涌辩护,反倒说一些要求法院重判刘涌的话,那他就根本违反了国家的规矩和制度。

从后一头看,律师只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而不维护被告人的非法权益,要维护合法权益,就必须对侵犯被告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例如刑讯逼供行为)提出控告和申辩,否则,他也违反咱们国家的规矩和制度。

不管是前一头还是后一头,两头都要同样重要,否则,这个挑夫就干不好。

第四个观点,法学家提交意见书的行为具有神圣的正当性。

我这个观点,恐怕是14位法学家自己也没有想过的,或者是虽然想过,却没有勇气大声说出来的。

激起网友强烈“义愤”的,乃是14位法学家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那份《法律意见书》的行为,表达这种“义愤”的代表作品,是一篇署名“我是风”的网友的文章《专家该归何处?》于XX年9月5日发表在中国法院互连网上。为避免断章取义的毛病,好在这篇奇文的字数也不多,所以我想把这文章全文抄录如下,请各位朋友耐心地先阅读品味一番。

近日读了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网友偏居一隅《专家法律意见书该归何处》一文后,颇有同感。但思考之余,觉得似乎美中不足。意见书只是一件物质载体而已,制作然后投递它的,是那些“专家”们。所以,恐怕更合理的问题是“专家应把法律意见书投向何处?”。而我认为,这个问题实际就是在问:“专家该归何处?”

在法治进程中,专家的作用无庸置疑非常重要,他们的理论可能为法治实践指导方向,构建体系,营造氛围。以法院的司改为例,他们的贡献就非常大。在这样的环境下,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开始关注并积极参与司法实践,这无疑也是中国司法的幸运(抑或不幸?)。然而,专家应当怎样参与司法实践呢?有些专家对此也有所自觉,还讨论过“学者的使命”这样极其重要的命题。

但是,在刘涌案中,学者是基于使命参与司法实践的吗?他们是否参加了庭审?是否审阅了控辨双方的证据?是否听取了受害人的陈述或被告人的辩解?但十多名专家竟然取得了惊人的一致(恐怕比陪审团的效率要高很多了吧),然后出具了共同署名的意见书。的确,他们的法律功底比我们的法官深厚,法学知识比我们的法官渊博,所以他们说:这个案子有问题(还好,他们没有说:这案子该怎么判)!可他们在得出这样结论之前,是否问过自己:“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诚然,专家可以著书立说,反对刑讯逼供;可以去当律师或法律工作者,运用并检验自己的理论(附带找点稀饭钱);可以参与立法讨论,为制约和引导司法出谋划策。但是,绝不能在一起尚未终审的案件中,向具体办案的司法机关指手划脚!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和名气资历(或许,承办法院中还有他们的弟子呢),承办的法院和法官能不受到影响?

专家们一方面呼吁和要求法官不要受到社会舆论压力的干扰,然而在本案中,他们却有意或是无意地制造了对司法机关更大的压力:学术压力,身份压力,舆论压力,名气压力。然后若无其事、一本正经地说,这是法治的要求、人权的保障!

我不知道他们的意见书是否理由充足,也不知道法院改判得是否正确。但我知道,“专家”对这场刘涌案讨论起了始作俑者的作用,而且颇有些不安分守己摆不正自身位置的滑稽。同时,我更想知道的是,这些专家制作这份法律意见书的动机和背景:是出于学术良心还是利益驱使,是基于正义良知还是哗众取宠,是维护法治还是变相施行人治,是保障人权还是保护幕后交易?

如果这些问题不好明答,我只好问:专家该归何处?

看完这篇文章后,我首先想明确回答作者几个问题:

一、14位专家首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有明文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所以,14位法学家给法院提出意见或者建议,乃是在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的基本权利,其行为具有神圣的正当性!

三、不在其位,也可以“谋其政”。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是人民法院,审理此案的法官是人民法官,他们都是人民的公仆,人民自然可以监督他们的行为。一部分人民认为他们留刘涌一条命错了,提出质疑,这本来就是“不在其位而谋其政”。另一部分人民认为刑讯逼供得来的证据不应该成为判案的根据,提出意见,这同样是“不在其位而谋其政”。不管是“哪一部分的八路”,都是有天然合理的理由“谋其政”的。附带再说一个简单的常识:不在其位便不能“行”其政作为一个规则,仅在区分国家机关权限的时候是正确的。而“不在其位便无权谋其政”,国家大事只能够由“肉食者谋之”的观念,本是中国古代封建****社会里的一种文化法西斯。“我是风”极其错误的把这句话用来指责14位“人民”,而且是“绝不能在一起尚未终审的案件中,向具体办案的司法机关指手划脚!”更而且的是:“(法学家)颇有些不安分守己摆不正自身位置的滑稽”等等,让我们在这些文字之间嗅到了文化法西斯的尸臭之“风”。

四、如果说,没有参加庭审也没有审阅控辨双方的证据,便无权发表意见,那么,我倒想问问“我是风”:哪些成千上万的对二审判决发出“质疑”的人民都参加过庭审或者审阅过控辩双方的证据吗?按你的逻辑,他们也没有权利发出“质疑”吗??再换一个问题问“我是风”先生:您看到过法学家们的《意见书》吗?参加过那次专家论证会吗?你认识哪些法学家吗?如果不是,你又凭什么写你这篇《专家该归何处?》呢?其实,道理很简单:首先,从来没有看过足球的人,也可以对国家足球队的队员说“千万别踢乌龙球啊!”之类的话。其次,不论是谁,都有合法发表自己意见和观点的宪法性权利,而不论发表这观点是哪一个公民。言论自由,是你有我有大家有的宝贝。正如我现在最想对“我是风”说的,是这样一句带着顶级正当性的话:“我坚决反对你所说的话,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这话的权利!”

回答完上面的问题以外,我还想就这文章中所存在的另外一个顶顶严重的大问题再多罗嗦几句。英国有个鼎鼎大名的法学家,名叫梅因,在公元1861年,说过这样一句话:“进步社会的运动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这句话换成我们中国的大白话,就是说:在落后的社会,身份是最重要的;而在先进的社会,契约是最重要的。比如目下的中国社会,大家都认为当官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官职就是高级身份,就能说了算,制度和规矩都可以利用官职来****或者利用之。推而广之,爹说了算儿子说的不算,因为他爹是高级身份;专家说了算而田大律师说了不算,因为专家是高级身份;官员说了算而草民说了不算,因为草民是最低级的身份。前一个身份压倒后一个身份,好象大鱼吃小鱼;后一个身份只能服从前一个身份,好象小鱼被大鱼吃都是“天经地义”。只要你是个中国人,你就必须按照你的身份讲话,要不然,你就是妖怪!而在“我是风”的文章里,便充满了这种“身份主义”的高贵又腐朽的气息。如果,咱们虽然都和“我是风”长着不同的脑袋,却都把同样的“身份主义”装在里面的话,我真的想象不出来,我们中国社会如何才能继续的大踏步的进步下去?

我为“我是风”那种貌似正义的“宪法盲”们感到悲哀,为宪政意识和主人翁意识的泯灭而悲哀,更为法学家的无声无息或者不敢站出来自我论证与辩白而悲愤。

我想说:我尊敬的法学家们,“站直了、别趴下!”

我更想对那些成千上万的人民说:刘涌死了,“田文昌”不能死!!!

我的辩护意见暂时就说到这里……

(我随时准备着就上面的辩护意见进行若干回合的继续辩论)

公元XX年1月18日 星期日

上帝休息之日

为“田文昌”辩护——从“刘涌之死”说起


相关阅读:
手淫会阳痿吗 791187.com
作者:admin
为“田文昌”辩护——从“刘涌之死”说起演讲范文
南通脱逃候审毒贩落网 警方披露抓捕细节怎么回事
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专项整治行动实施方案
高三优秀作文:贵有“自知之明”
台一派出所副所长性侵死缠女警判4年 自称卑鄙
1
 
思科笔试经验总结
党籍县市长任国民党副主席?马英九称正在考虑
《海燕》读后感600字
《机器之血》遇冷 成龙也救不了华语科幻
2017上半年财务工作总结4篇
令我敬佩的“万事通”
零售药店自查报告范本
致陌生又熟悉的人
过年请假条集锦范文
顿涅茨克已写好入俄申请 德企呼吁政府勿再制裁俄
 
1
1
海尔否认拖欠货款 供应商称“被公关”
什么牌子的豆豆鞋好
膝盖怕风吹怕冷怎么治?
团委挂职半年工作总结:找准工作定位??服务...
教师求职自荐书范文最新2017
南通中专工会2005-2006学年度第二学期工作计...
世预赛40强赛分档确定国足锁定种子避伊拉克
学院“践行总要求、改革再出发”主题党日暨...
为“田文昌”辩护——从“刘涌之死”说起演...
证监会核发1家企业IPO批文 未披露募资金额
1  
1
1
为“田文昌”辩护——从“刘涌之死”说起演讲范文
即兴演讲的技巧
证监会核发1家企业IPO批文 未披露募资金额
美丽的错误——读《家》
价值20万的宝马F800摩托 被试车网友开跑了
孕期营养饮食 有哪些需要注意呢
76岁母亲称遭儿媳烙铁烫胸左乳呈焦炭状 警方调查
人间仙境_____三清山
和歌山县博物馆给鲸刷牙
公司制度的重要性
Copyright © 2003-2014 xo6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日照日报社主办 日照新闻网版权